新冠疫情与世界格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袁鹏:疫情让世界变局来得更快更猛

  原标题:新冠疫情与世界格局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袁鹏:疫情让世界变局来得更快更猛

  参考消息网6月2日报道(文/连国辉)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袁鹏近日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表示,新冠疫情引发世界新变局,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相互缠绕,国际政治、世界经济、大国关系、地缘格局、全球治理、发展模式莫不遭受重大冲击。尽管疫情仍在发展中,许多结论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但几个重大趋势已然十分明朗。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因此再次走到十字路口。

  3月21日,在意大利北部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帕维亚,中国援意抗疫医疗专家组与当地医生交流。中国医疗专家组的紧急援助受到意大利媒体与民众的广泛关注与好评。(资料图片)

  袁鹏:我觉得影响非常深远。我认为,疫情相当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场世界大战。世界大战可能今后就是这种形式,不一定真刀真枪地打,而是表现为、生化公共危机、气候灾难等。从影响来看,疫情导致全世界经济停摆、人员停止流动,600多万人感染、几十万人死亡,它已经超出一般的局部战争。

  在疫情之前,国际秩序本来就已经给人将要分崩离析的感觉,这次疫情是又一次猛击,让世界秩序更加支离破碎。美国作为世界领袖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反而自我沦陷,而且自私自利。中国被美国和西方妖魔化,其他国家都忙于自保,无暇他顾。在这种局面下,整个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虽然还是一超,但难以独霸,单极已经终结;多极在曲折中发展,有的在上升,有的在下降,并非直线发展。比如欧盟,这次整体实力进一步下滑,它本来遭遇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英国脱欧危机,这次疫情又成了重灾区,整个欧洲所受的打击比美国还要大。可以说,疫情把既有的秩序与格局进一步打散了,它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现在整个世界经济进入全面衰退,这是百年未遇的。疫情不除,世界经济就不会有革命性的起色。更重要的是,各国没有借疫情促成合作,共同走出危机,反而画地为牢、各自为政,导致经济低迷。世界正处于大变局之中。疫情让大变局来得更快、更猛。

  《参考消息》:自疫情大流行以来,美国政客多次无理指责中国,煽动中美“脱钩”。您认为中美关系现在主要的问题在哪里?中美关系未来走向会怎样?中国该如何应对美国的遏制?

  袁鹏:在疫情暴发之前,中美关系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以特朗普的上台为标志,以美国国家安全报告为起点,以贸易战的全面开打为特征,中美关系已经呈现与过去40年不一样的面貌。本来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成为两国休战的一个暂缓期,用这个契机修复双边关系。疫情大流行本来是修复中美关系的一个机会,但阴差阳错,疫情反而加速中美对抗。表面上的原因,一个是情绪化的互怼,一个是疫情不同步,但是更深层次的是三方面原因。

  一是美国对华战略发生了不以疫情为转移的根本性变化。这个变化的核心就是美国明确把中国视为主要战略对手,并且采取全政府全方位全领域的手段加以遏制、打压,而且这在美国两党似乎形成了共识。疫情就成为美国实现目标的一个机会,而非拉近中美关系的一个黏合剂。

  二是美国国内政治的原因。疫情恰好与美国的选情叠加,特朗普的胜势不能说根本被疫情改变,但如果疫情导致美国经济就业形势进一步恶化,其胜选的机会无疑会大幅下降。在这种背景下,一切为了拼大选,有助于大选的手段,特朗普都会用。现在看来,经济不是他的优势,内政也不是他的优势,他唯一能够在选举中打的牌可能就是把一切责任推给中国,指望靠“甩锅”中国赢得连任。

  三是与美国政客有关系。特朗普身边的涉华高官意识形态色彩很浓,对中国的认识普遍缺乏历史的、文化的深层思考,充满根深蒂固的情绪。

  下一步中美关系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近期挑战,就是美国借疫情对中国“追责”“索赔”“滥诉”。面对这样一种霸凌行为,中国只能跟它斗争。

  中期挑战是11月的美国大选。若如期举行,美国共和党会明确把中国当成它大选的主要议题,也会被迫跟进,尽管它想和共和党的策略有所区隔。今年的大选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是,中国不仅是议题之一,而且会成为一个焦点。这个焦点将导致即使大选结束,中国话题短期也不会消失。无论谁当选,在这个大的政治气候下,也不会马上调整现有的对华政策。

  从近中期来看,未来两年是中美关系的困难期。大概2022年以后,美国可能真正要跟中国探讨新框架。在思考当前中美关系时,要将美国对华战略的根本性调整的基本方向和近期一些极端动作做区分,要将选举语言和策略同实际政策做区分,要将不可逆转的政策和可以逆转的政策做区分,还要将我们在推进既定战略过程中不可承受的反应同可以承受的反应做区分。如此或可对中美关系的理解更理性、更精准。

  4月6日,中国援助18个非洲国家的抗疫物资运抵加纳。中国在防控疫情方面取得重要成效,并积极帮助他国抗击疫情,体现守望相助、同舟共济的精神与大国担当。(许正 摄)

  袁鹏:战略机遇期是一个动态的概念。我的理解是必须把三个概念放在一起才能理解透。

  第一个是百年变局论。这个百年,我的理解不是指100年,它是一个虚数,对内契合我们的百年屈辱,好像是一个实数,对外则是若干个百年。第二是在百年变局下派生的历史机遇论。无论是从中国自己100年的发展来看,还是放在全世界整个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来看,中国的发展态势,是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尽管我们面临中美贸易战、香港修例风波和新冠疫情,但这只是我们历史机遇期中掀起的几朵浪花而已,它没有改变我们对整个历史机遇期的总体判断。第三是发展风险论。机遇不是盲目的,机遇中还蕴藏着一个个风险,只有摆脱这些风险才能牢牢地把住机遇。

  如何将机遇期延长呢?首先要理解机遇期是一个动态的概念。机遇需要我们去主动塑造和创造,而且我们具备主动塑造和创造的能力。第二,机遇来自深化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韧性、发展潜力还有很多没有释放出来,新时期更要深化改革开放。第三,机遇可能取决于如何处理新时期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虽然中美关系处在一个紧绷状态,但环顾全球,中俄关系处在历史最好时期,中欧关系从历史来看也是处在最好时期,中日关系正在转圜,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总体稳定。相比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关系,特别是美欧关系的变局,中国还是处于一个相对比较有利的态势。把国际关系运筹好、处理好,是我们确保机遇期的一个重要条件。

  最后,我们不能为了维持机遇期而犯两个错误。第一,不能为了机遇而机遇,为维护机遇期却伤害中国的主权、发展的事情绝不能干,比如香港、台湾问题,该出手时还得出手。第二,不要犯一些颠覆性错误,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把整个历史机遇期这个大的势头打乱了,那就得不偿失。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总之,“百年变局论”“历史机遇论”“发展风险论”是个整体,只有系统地、全面地、辩证地加以认识,才能相对准确地把握今日中国所处的历史方位。

  《参考消息》:在“两个一百年”征程的历史交汇期,中国应该如何继往开来、谋定而动?

  袁鹏:疫情没有改变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总体态势,只是让这个变局来得更快更猛。它没有改变中国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历史机遇期的总体判断,只是机遇的把握难度更大。同时,中国从疫情中可以看到一些好的方面。第一,中国率先走出疫情最艰难的时期,率先复工复产复学。第二,以两会的召开为标志,中国既定的国家战略议程没有因为疫情发生根本性逆转,还是有条不紊地推进既定战略议程。疫情没有根本改变中国发展的方向、战略,在美欧仍然是重灾区、全世界一片低迷的时候,中国的处境依然是最好的。尤其是这次疫情应对过程中,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体制的巨大优势,这是中国下一阶段信心的源头之所在。

  但与此同时,这次疫情也暴露出了我们一系列的问题与风险。最大的风险就是中国跟世界的关系面临着重塑,这是过去几十年没见到的新态势。我们要准确把握各国在灾情时期的心态,要以大度、宽容、包容、理性的姿态和世界重新建立关系。

  我们要利用疫情和“两个一百年”的交汇,放慢一下脚步,整理一下思绪,收拾一下心情。全面梳理过去40年,为第二个百年再出发奠定新的思想理论基础。改革开放之初,我们靠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才有了过去40年的超高速发展。现在又到了新的历史关口,同样需要新时代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当然,最根本的一点还是那句老话,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